注册名字不好找

非常非常想哭

这就是无能的下场

番外 苏州行 第七章

无聊人士

暂时不打tag。有点刷屏了。//谢关注♥

第七章
既然献宝大会如约举行,今晚主持的,自然还是请来的松音。
松音还是那件青色的简单广袖,拿着羽扇,神情倒是正色了不少,在台上简单的介绍了几句,便慵懒的坐到一边,眼看宝物被端上台,他桃花眼一撇,微摇羽扇,宝物来历信手拈来,往往寥寥几句,便将价钱炒到一个新高潮。
若不是潇湘仙子不在大厅中和其他人一处,否则,今晚可算得上最热闹的交易会了。
眼见的场面越发的热闹,台上的名家山水图已经是四位数的银钱,松音目光一转,便转到了屠苏身上,轻笑一声,开口:“我听闻潇湘仙子相中了一位少侠,怎么,那位少侠还不出手,送点礼物给我们第一美人?”
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屠苏身上,屠苏:“……”
屠苏想了想刚才最后的一次报价,“……”
少恭微微一笑,放下手中的茶盏,“松先生说笑了。”
这一言一放,气度非凡,瞬间逼退了之前的那句为难。
这却是是个难以算计的人,松音眼睛一转,抿嘴噗呲一笑,眨眼便将气氛又调了起来,“哎呦,先生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。”羽扇一摇,他挑眉轻笑道,“好了,我也不多说,大家也听到了,我也算帮着大家欺负少侠,替大家出了口气,大家要照顾着我不是,再说,少侠在这里,我们江湖第一美人说不定可在楼上看着呢,大家也别藏着掖着,出了笑话,要是谁肯出高价钱,说不定还能得到美人青睐不是。”
台下倒是看明白了,笑道:“松先生,你演了这么一出,是帮大家出气呢,还是想趁机抬价呢?”
松音羽扇往那处娇柔一点,“话可不是这么说,钱在你们手里,要怎么用,还不是大侠们一句话的事~”
“那是,钱啊,自然要用在美人身上了,大家说是不是。”穿黄衣的男人站起身,脚踏长凳,哈哈一笑,此话一出,大厅里举酒的比比皆是,热闹不已。
一时之间,酒香四溢,美酒在痛饮之间撒了满地也无人过问,端的是一份别样的自在。
看到这般场景,少恭心中一动,凑近,悄声的问屠苏,“屠苏觉得如何?”
屠苏抿唇开口:“江湖快意,嫉恶如仇。”
这便是和修仙不同的地方了,凡间热热闹闹,大多都是热血之人,纵使不亲近,也能感觉到那一份炙热,而天墉城之上,却是见不到这般场景,相比之下,也太过于冷清。
虽然修仙尽皆如此,但是他修得这一场,也太过于压抑。
少恭仔细端详他的表情,索性便问了下去,“还有呢?”
“我也会把钱花在少恭身上的。”屠苏老实的回答。
少恭:“……”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,还给我打岔,不听话了是不是?!
屠苏伸手摸了摸他的乌发的发梢。
少恭,不是我不想说,而是,这等不悦之事,实在不需两人承受,屠苏看着他如画的眉眼,眼神却意外的坚定。
曾经那个十八岁的少年前路迷茫,在三年的紧闭后,已经渐渐的明白了想要的是什么,该承担的是什么。
少恭一怔,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说起,只觉得世间一切,只剩眼前一人,这一场献宝大会也无谓再去观看。
心到此处,分外安宁,少恭轻声开口问道,“夜已经深了,屠苏可要随我一起上楼休息?”
“恩。”屠苏点头。
——怎么这么高兴,少恭狐疑。
屠苏茫然的看着他。
为了以防万一,少恭警告,“前几日屠苏可是输了棋,君子要言而有信。”
屠苏:“……”
屠苏闷闷不乐。
不一会儿,少恭伸手让他握住,轻声开口,“不过,在下倒是可以陪着屠苏一起睡坐塌。”
屠苏抿唇,默默握紧了他的手,眼中染上笑意。
坐塌便是设在窗边,撤了放置茶具的木桌,躺在上面,倒也宽敞,下午雨便已经停了,许是因为久雨的缘故,如今墨黑的天空之上只缀着几个零星的星子,透过窗子便可以看到。
“师尊说,每颗星子都是一段命理轨迹。”屠苏仰头看着窗外的星子,开口道。
星象之说,确有可考,但对于他和那人这等不信命理天定之人,漫天繁星,亦不过是银河一景,浩瀚无边,望之,自可调节心境,若是再多,便是没有了。
少恭微微偏头,温和开口,“世上确实有人可根据星轨测算命途,也亦有奇人可以卜算过去未来,若是碰上这些人,屠苏想要看看过去,还是未来?”
“过去之事不可考,能想起之时自然会想起,而未来之事自在手中,若是手中已经无力把握,再多预见,也是枉然。”屠苏开口,“少恭呢?”
“我不愿记起过去之事,亦无法预料未来,行走之间,皆是泥泞。”倦意袭来,少恭便有些迷迷糊糊,“但此时此刻,却让我沉溺其中。”
“我亦如此。”屠苏的声音放轻,让他入睡。
“屠苏。”少恭的声音带着些倦意,渐渐的轻了下去,最终无声。
耳边传来轻轻的呼吸,屠苏侧头,看着他安静的睡颜,然后,微微起身,轻声关上了窗子,免得他受凉。
少恭在睡梦中微微的皱了眉,屠苏倾身,吻了吻他的唇角。
——方寸之间,呼吸交缠。
少恭舒了眉眼。·
屠苏轻轻的从背后抱住他,闭上了眼。
房间中一片静谧,良久,少恭才睁开眼睛,微偏头,便感觉到半身的呼吸,他眼中微微漾出些柔软,握住他搭在自己腰间的手,闭上眼,渐渐入睡。
春眠不觉晓,梦里花落知多少。
第二日屠苏醒来的时候,少恭已经出了房门,只留了一碟糕点在桌上,屠苏叼着糕点,茫然的四下张望,不知道少恭去了哪里,此时,谋划了一个晚上的潇湘仙子却是意外的堵住找人的少侠,约了作画。
“我还有事。”屠苏抿唇。
“画中达意,但凡画卷,小女子相看两眼,自有定论。”潇湘微笑,“少侠不如试试如何?”
“要画什么?”屠苏问。
潇湘目光一闪,开口:“……自然是心爱之物。”
心爱之物,便让他作于纸上,才能得一分虚实难辨,继续接下来的事。
心爱之物?好吧,早点画完,早点去找少恭。
屠苏看着面前的宣纸,想了想,在上面画了阿翔。
对于爱宠,种种细节,屠苏自然娴熟于心,画出的阿翔也便十分传神。
潇湘温柔的在一边磨墨,看了画卷一眼,手顿了片刻,有些意外,却也开口夸赞道,“少侠这幅母鸡啄食图倒是不错。”
屠苏:“……”
潇湘:“?”
屠苏郁闷的开口:“这不是母鸡。”
潇湘:“……”不是母鸡是什么?
看懂了眼神的屠苏:“……”……不是。
潇湘:“……”
屠苏:“……”不是说只要看两眼,就能知道我想表达什么吗?
潇湘:“……”
潇湘仙子认真委婉的开口,“少侠的画技有待提升。”
屠苏:“……”这画的就是阿翔。
阿翔:没错,就是我。
潇湘:“……”还能不能愉快的谈话了!
所以,在苏苏认真努力之下,还是避免不了这种事情的发生,简直防不胜防┐(´-`)┌
房间里尴尬了半响,两人面面相觑。
屠苏抿唇,“仙子还有何事?”
潇湘立刻开口,微笑赶人:“无事,我看少侠有事在身,潇湘便不多耽误了。”快走快走!
屠苏:“……”
屠苏点头,回了房间,此时少恭正坐在窗前,屠苏走近坐在他身边。
看见屠苏,少恭却是微微讶异,开口问道:“我起身之时并未看见屠苏,屠苏去了何处?”
屠苏心中疑惑,却仍是回答:“潇湘仙子让我去画画,心爱之物。”
心爱之物?少恭被吸引了注意,看了看屠苏的表情,少恭心中便有了答案,笑道:“屠苏可是画了阿翔?”
想到之前的场景,屠苏郁闷点头。
少恭理解的点头,“难怪屠苏闷闷不乐。”
屠苏:“……”
阿翔:“……”
经过这个小插曲,少恭便也忘记了之前要询问的问题,屠苏眼中带了点笑意,招了阿翔喂了五花肉,开始每日例行的打坐。
自昨晚献宝大会结束后,客栈恢复了几分清静,清晨伊始,却也热闹了起来,门口向白华告辞的侠客络绎不绝,白华看起来分外的忙碌。
客栈里却也有不少人留在此处,三两一堆的吃饭,——这大多是仰慕潇湘仙子的,亦或者如白华一般想讨个公道的,比如说黑衣的剑客,紫衣的公子,和一些隐藏在人群中的人。
当然其中也不乏看个热闹的人,松音似乎就是那一类。
少恭站在楼上看了片刻,便回到了房间,此时屠苏灵力运行一周,睁开了眼睛。
少恭走近,问道:“正好我要去厨房,屠苏可想吃些什么?”
屠苏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“怎么了?”少恭疑惑。
屠苏开口:“我刚才用过。”
“是吗?”少恭点头,“我还没有用过,不如屠苏陪我一起?”
屠苏手一顿,点头,开口:“我想吃莲子。”
少恭一愣,点头:“我去厨房看看。”
屠苏看着少恭出了门,才起身跟着出了房门,却正好遇见少恭进门。
“屠苏?”少恭疑惑。
屠苏:“……”
看着无缘无故抱住自己的屠苏,少恭无奈,“怎么了?”
屠苏默默开口:“我想吃莲子。”
“恩,我也想。”少恭赞许的点头。
屠苏:“……”
好吧,少侠去了厨房。╮(﹀_﹀)╭